惜君

你好,这儿李惜君,杂食性动物一只。
现沉迷王者荣耀,第五人格,Undertale,刀剑神域和罪恶王冠,Aotu世界,B站实况主和各种rpg游戏。
炎岷,唐多,杰佣,戬飞[超兽武装],悠直[幽灵与青年],涯集,优桐,信白,云亮,铛奶,优散,瑞金和嘉金。最喜欢的友情向是陆绝,最爱的联盟是四大欠王。
白黑白可逆不可拆。
但是认真的说一下,其他cp只要不是雷我也不在意。
天雷cp:王者只有庞亮。
Undertale是sans x Toriel
Aotu世界是瑞嘉瑞。
主cp不逆不拆。
偶尔会写一些什么斗罗同人啊之类的。
职业北绮吹。

占tag致歉。

怎么说,就算圈地自萌,或者被diss,ky,也没什么了。

一天不表态,我就等到底。

虚白瓦瓜点梗

占tag致歉。
魔人团……最近的情况太多了,但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放弃对他们的热爱,我是cp粉,也是个人粉,更是团体粉,别人可能会有点丧但我要积极,这是对他们应有的态度,我应该相信他们。
cp向也好团体向也好单人向也好,请尽情点梗,我不会选刀,只要是够甜够积极向上我不出意外都会写。
为圈子里的小天使们加油。

【欲沐】lie

方向。
*意识流
*用短篇把某人的刀变成糖做的
*沐木视角
* @纪年  @织

01

“欲为啊,我又来看你了。”

手中的白色石蒜花轻柔地落在地上。

跪坐在墓碑边上的棕发少年扯出了浅浅的笑容。

02

欲为走后的第一年。

沐木这是第一次感受到生命是如此的脆弱,脆弱到即使他拼尽全力也无法挽回一丝一毫,一切已无法回头。

即使花吐症已经被治愈,但沐木觉得自己可能生了场大病,比花吐症还要更让人难过的病。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沉重,每天越来越疲乏越来越困倦,却无论怎么样也睡不着,心里好像开了个大洞一般不停地吞噬着沐木所有的感情,他对这世界的留恋越来越少,最后甚至开始拒绝一切娱乐项目,不知何时开始变得厌食,内心深处充满着厌世的想法。

是时候看看医生了。沐木想。

再怎么说他这条命也是欲为给的,不能随意丢弃。

03

欲为走后的第二年。

沐木去医院检查出了抑郁症。

医生说他可能因为心里的压抑和孤独直接跨过了轻度的状态,一脚踏入了中度的门槛。

陪沐木来的朋友们此时都有些后悔为什么没能在那时及时关注沐木的心理健康。

后知后觉的他们决定弥补对沐木的忽视,沐木僵硬地扯出别扭的笑容。

“那时候、你、们事业都在、上升、期,所以,我可以、理解的。”

一句话愣是被他说了个磕磕绊绊。

得到安慰的朋友们却一点也不开心。

沐木的语言交流能力已经开始退化了。

其实沐木也不想让他们道歉,他想要的,只是再看一眼那个人。

04

欲为走后的第三年。

沐木的抑郁症从中度转成了重度,本来打算回家的他硬生生被蓝胖子他们按在医院办理了住院手续。

从此沐木就过上了每天缩在医院里打吊针挂盐水足不出户的日子,但即使这样,沐木的病情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好转。

每天望着窗外发呆,晚上根本睡不着觉,每次探望时看见他苍白的脸颊配上浓重的黑眼圈足够朋友们心疼一阵子。

蓝胖子决定,等到沐木病好了以后一定要拉他同居。

这种想法直到一次医院院长的心理检查才改变了。

朋友们焦急地问他结果是怎么样的。

蓝胖子一直盯着天花板发呆,就像沐木一样。

他的心里其实什么都没想。

因为主任把他叫进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准备好料理后事吧。”

05

欲为走后的第四年。

自欲为离开之后,沐木现在是首次感受到生命有着无以言喻的坚强,他即使再难过也坚强地选择了活下去。

今年,沐木的抑郁症奇迹般的痊愈了。

医生说这是个奇迹,像沐木这么病重的人他们医院见过不少,只是没有一个善始善终或者痊愈。

朋友们都为他高兴。

只是蓝胖子发现了不对。

他看着聚会上的沐木望着手机不眨眼的样子,心下一沉。

那上面播放的依稀可以看清是欲为的视频。

他啊,始终没有忘记欲为。

沐木知道,他心底的空洞不是被填补了,只是将一切都吞噬了。

06

欲为走后的第五年。

在一天的清晨,沐木是被喉间的异物感呛醒的。

陌生又熟悉的甜腻花香重新充斥了他的嗅觉神经,除了花的香味以外,他感受不到任何。

沐木在晨曦的照拂下,咳出了第一朵花。

那是曼陀罗华,学名是白色石蒜花。

开的灿烂的花朵在阳光的照射下反映出了无与伦比的光芒,光彩夺目,耀眼极了。

「就像第一次看见欲为的眼睛一样。」

沐木这么想着,轻轻吻了吻手上纯白无瑕的石蒜花。

就好像,在透过花瓣吻那离他远去的爱人。

随后,沐木眼睛一闭,倒在了床上。

07

从医院走出来的沐木拒绝了朋友们的帮助,蓝胖子和游戏奈文他们只能默默地看着他日渐消瘦的身体和惨白一片的脸颊,唉声叹气。

“医生说,我只能活七天了,让我看看这世界最后的美好吧。”

即使面对着死亡,沐木也展开了极致灿烂的笑容。

这时候他们才发现,原来沐木一直都期待这一天很久了。

七天里的第一天,他去了跟欲为面基后一起去的游乐场。

七天里的第二天,他在欲为和他对唱的KTV待了一整天。

七天里的第三天,他去探访了意外痛失爱子的欲为父母。

七天里的第四天,他去找了老白一起谈谈心和他的感受。

七天里的第五天,他去家里还翻看了一整天欲为的视频。

七天里的第六天,他去邀请了所有朋友们一起吃了顿饭。

08

七天里的第七天,他去了欲为家。

躺在欲为曾经酣睡的床上,沐木感受着所剩无几的烟草气息,笑着咳出了血丝。

一只淡紫色的蝴蝶从窗外飞进来,轻轻落在沐木的指尖。

他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抑制不住的咳嗽声打破了这片寂静。

沐木在夕阳的怀抱里,咳出了最后一朵花。

紧接着,倒在了床上,无法动弹。

他的睫毛像蝶翅一样在掌心之中微弱挣扎,仿佛一整个迷离的四季,一场关于蝴蝶的盛大死亡。

“娇妻,回家了。”

沐木恍惚间听到了欲为的声音,欲为本来在沐木心中变得模糊不清的印象逐渐加深,一个活生生的人出现在他眼前。

他冰凉的指尖触碰上仍然温热的手掌心,欲为将沐木的手攥紧,带着他向着前方走去。

本来应当病重而无法动弹的身体在欲为的带领下却变得越来越轻,仿佛灵魂飞出了身体。

幸福感在此刻达到了巅峰。

在静悄悄的房间里,呼吸声逐渐沉寂。

石蒜花瓣上的血丝在夕阳的照射下美得惊人。

淡紫色的蝴蝶拍打着翅膀落在扬着苍白笑容生机尽失的人儿额头。

随后,尽数化为光点散去。

09

“我啊,在你走后的第五年,花吐症复发了。”

“我想我的机会到了,就放弃了一切治疗。”

“所以你就来找我了?”

那个紫色短发的青年如此说着,搂紧了怀里刚到他鼻尖的人儿。

“……嗯……”

沐木张开双臂死死地抱着那个即使分离多时却仍如此熟悉的青年,他将自己的脑袋埋在青年怀里,鼻尖萦绕着淡淡的烟草味,沐木在许久未曾感受过的温热怀抱里流出五年来第一滴眼泪。

“娇妻啊,你可真傻。”

欲为像是要把他揉进骨血里一样,以无法反抗的力道与沐木紧贴在一起,他一手环着沐木的腰,一手抚摸着他的发旋。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沐木意外的没有反驳,他埋在人怀里用着沉闷的声音说道。

欲为听到这话怔了怔,紧接着溢满无奈的笑容出现在了他脸上。

“是了,是随我了。”

在这一片空白的世界里,沐木踮起脚,勾着欲为低下了头。

唇齿相接,依依不舍。

“我回来了。”

欲为说。

心有千千结,万般相思,此刻已解。

沐木惊讶地睁大了双眼,接着泪痕遍布的脸上洋溢起了幸福的笑容。

在此刻,我终于找到了我的心,和我的方向。

“欢迎回来。”

200fo点梗……

占tag致歉。
很尴尬,我100fo点梗还没写完,200fo就到了。
很惨淡,来吧,尽情点梗,车也没问题(撺掇纪年帮我写嘻嘻嘻)。
还是以下tag尽选,加油√

【伪白欲沐瓦瓜】睡你麻痹起来嗨

和纪年半夜三更互相放毒突然来的灵感 @纪年

01

“这他娘的大晚上不睡觉半夜三更叫我们出来干什么???”

老白抬头瞅了眼身后环着自己满脸黑气的虚伪嘴角抽搐。

“啊啊啊猪精管管半夜拖我出来干嘛啊我还没睡觉呢。”

甜瓜揉着眼睛脑袋一点一点的像是马上就要倒下去一样。

好在瓦不管及时把他搂到了怀里,甜瓜这才幸免于难。

场面有些控制不住,唯一安静下来的是缩在墙角打排位的Alex,瓦不管瞥了眼沐木,沐木眨了眨自己的右眼表示OK。

明明是预谋好的一切可在欲为眼里就变味了。

“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呢!什么玩意儿当我不存在啊???”

欲为搂着自家小娇妻的细腰虎视眈眈,死死盯着瓦不管,而甜瓜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伸手360°螺旋拧了一把瓦不管的腰。

眼瞅瓦不管就要被两面夹击了,最终还是丈母娘老白大手一挥,解决了儿媳妇儿的困境。

“所以说瓦不管你这个魔人到底是要干什么。”

腰上软肉被松开的感觉好的不能再好,瓦不管感激地看了老白一眼,接着挥挥手边走进超市边说道。

“待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等了不久,瓦不管出来了,手上还拎着一大堆塑料袋。

魔人们互相看了一眼,你瞅瞅我我瞅瞅你,都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

只有瓦不管一脸深意的笑容。

02

……

“所以我们是在干嘛。”

良久的沉默过后,欲为本着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的原则,于是他看着手里的纸碗不动声色地问了一句。

“就像你们看到的一样啊。”

瓦不管回答。

……

于是空气再次焦灼。

“瓦不管你是魔鬼吗???”

这是老白咬牙切齿的声音。

“咯吱咯吱咯吱……”

这是虚伪活动筋骨的声音。

“啵啵啵……”

这是甜瓜拨弄指甲的声音。

“哧哧哧哧……”

这是欲为狠踩鞋跟的声音。

“唉……”

这是沐木爱莫能助的声音。

“耶我终于拿到星星了!”

这是爱丽拿到星星的声音(好像混进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

03

最后谁也没动手,因为瓦不管说只要能让他活着出去,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于是沉默的大家沉默地吃完了各自沉默的方便面。

“我觉得,明天的头条可能是这样的。”

第一个被欲为喂完所有面条的沐木百般聊赖地开口。

“?”

为了配合自家小娇妻,欲为适当地发出了一声疑问。

“震惊!七位知名D5主播竟奇装异服深更半夜蹲在马路边吃泡面,这究竟是人性的陨灭还是道德的沦亡!”

听了这话,四位主播都有种想拍案而起的感觉。

欲为没动,他垂头舔了舔怀中人的后颈,直到沐木颤抖了一下才停止。

“瓦某人,接下来你要带我们干什么???”

老白拄着胳膊挑挑眉。

只见瓦不管慢悠悠地回了一句。

“还能怎么的?各回各家呗。”

……

于是瓦不管的腰再度遭殃。

这次还是丈母娘和自家猪精的双重夹击。

感受着腰间的后劲,瓦不管更加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04

后来瓦不管给所有除了罪魁祸首以外的魔人们发了聊天记录。

于是沐某人三天没能下的来床。

05

你以为这就没了吗?

Alex:……怎么我刚拿到第二颗小星星就没人了?

陪伴着Alex的,只有他面前这碗已经凉透的泡面。

与纪年在发刀和发糖的边缘大鹏展翅,斗智斗勇。
你尽管发刀,甜不回来算我输:) @纪年

【伪白欲沐瓦瓜】关于综艺节目还要同居的事[1]

百粉点梗最后选了个最想写的?

然后是,不知不觉间就写成了连载……有点对不起纪年 @纪年

01

“……所以说这是个什么魔人节目,选房子还要抽签。”

老白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他摇了摇头试图保持自己的清醒,可烈日炎炎加上山坡的陡峭感却让老白觉得头越来越晕,他实在忍不住下意识地靠上身边的人。

“虚伪……歇一会儿……”

这话说完他才意识到什么不对。

“……老白你是不是晒傻了。”

身边的声音明显不是虚伪的烟嗓。

老白想起来自己身边是谁索性破罐子破摔蹲在地上捂了把脸,彻底怀疑人生。

“欲为啊,你说这节目组是怎么分的队呢???”

旁边的欲为叹了口气,他不禁想念起自家小娇妻的窄肩软腰小翘臀和轻声细语的撒娇,看了眼老白才真正发现了理想和现实的差距,这么想着他学着老白一样蹲在了地上捂住了脸,仿佛两只没有理想的咸鱼。

欲为:“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分完组的时候才追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节目组说一句话:我想和我的小娇妻分在一队。 如果非要在这句话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隔壁的老白听到了他的感叹后巧妙地翻了个礼貌而不失优雅的白眼。

负责担当摄影师的游戏今天也为了维持自己的高冷形象而拼尽了全力呢。

02

对于从头到尾冷着一张脸的老父亲来说,甜瓜是有点虚的。

毕竟自己顶替了自家老妈的位置,老爸会有怨气也是挺正常的一件事不是嘛。

「试试去搭个话吧……要不然整个综艺节目都看着老爸这么死气沉沉的也不是个办法啊???」

愁眉苦脸的甜瓜最后下定了决心打算拯救自己的老父亲。

“虚……”

然而一切的决心在虚伪瞥过来那带着沉沉杀气的一眼后,甜瓜彻底成了蔫瓜。

我今天怕是要瓜熟蒂落了。甜瓜式葛优瘫。

然而并没有,虚伪只是瞅了他一眼就转过头,也没对他做什么「家X暴力」的事件。

甜瓜又小心翼翼地观察了虚伪一小会儿,最后胆战心惊地暂时松了一口气。

可过了一会儿,身为摄影的蓝胖子似乎跟虚伪说了什么,然后虚伪朝着甜瓜阴恻恻地笑了笑。

甜瓜:然而我又做错了什么呢???

正巧,隔壁的瓦不管和沐木与他们同路,瓦不管偷瞄了一眼甜瓜发现他正以求救的眼光看着自己,于是瓦不管果断地像没事人一样把头转过去和沐木高声说笑。

甜瓜:我的意中人是个绝世土拨鼠,有一天,他会高声尖叫着从老爸的手里将我救出来,我猜中了前头,可我猜不着这结局:)

搞事情的蓝胖子悄咪咪地展开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03

Alex他偏头痛。

此时他非常想回到过去。

在开场前半小时,蓝胖子从导演那里回来,并以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着Alex请求和他换拍摄人员。

一看蓝胖子的眼神就不对,Alex毅然决然地拒绝了他,并转过身走进场地。

可他没看到蓝胖子见到他拒绝以后的眼神更诡异了。

蓝胖子:计划通get√

于是Alex看到他要拍摄的人以后当场就傻眼了。

只见沐木和瓦不管像是说好的一样,左一个Alex哥哥右一个爱酱,明明身为摄影应该跟在后面的Alex硬生生是被夹到了两人中间“左拥右抱”。

沐木:Alex哥哥我喜欢你呀。

瓦不管:爱酱我不要甜瓜了你跟我在一起叭。

Alex:……

Alex:滚,丑拒,飞天吧你:)

Alex现在就想着这期节目过后如何委婉跟欲为和老白表达沐木跟瓦不管的事。

啧,头疼。

假·摄影师·真·老妈子·爱·双重被gay暴击·丽今天也在谋划着怎么让处心积虑想方设法打算gay他的两个瓜娃子飞天。

那什么的魔人大陆[3]

上次是欲沐专场,这次是瓦瓜专场,下次是什么……了解一下?

嘻嘻嘻😝😝😝

07

“甜瓜。”

“嗯?”

“张嘴。”

“啊——”

甜瓜侧过头,一块西瓜顺着唇瓣滑至口中,清甜多汁的西瓜块被轻轻嚼碎,汁液顺着舌苔滑进食道,让人由衷的感到凉爽。

不过……

“管管你为什么喂我西瓜。”

甜瓜抬起头看向身后搂着自己的瓦不管,张口问道。

“因为凉快啊——”

他听见瓦不管这么说到,脸上笑眯眯的。

“……”

甜瓜沉默了。

确实很凉快。

可现在是冬天啊???

今天的甜瓜也搞不懂自己亲爱的男朋友在想什么呢。

论有一个土拨鼠系男朋友的生活是如此奇妙。

至今为止甜瓜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抱上整个骑士圣殿里最有潜力的少年骑士大腿的。

08

俩人的生活非要说激烈吧……也不算平淡,非要说平淡吧……也不算激烈,很难理解的一种相处模式。

但是无论怎么说,他们两个还是在一起了。

初遇的时候,其实算是一种很奇妙的缘分。

那时正是甜瓜第三十七次师级牧师考核失败的时候,也是瓦不管将级骑士考核通过的时候。

那时的甜瓜被自家教官训斥得灰头土脸,那时的瓦不管被围在他身边的小跟班们吹捧得众星环绕,只不过他自己似乎并不在意的样子。

正在急着掩饰住自己眼泪的甜瓜低下头走路。

事实告诉我们,低下头走路是没有好结果的。

甜瓜的眼泪在眼眶里摇摇欲坠的时候撞上了一个人。

没错,那个人正是瓦不管。

牧师圣殿出身的甜瓜小体格可比不上久经训练的骑士圣殿小天才,只见瓦不管纹丝不动,反倒是“袭击者”甜瓜他自己倒退了几步然后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这下眼泪是不想掉也掉出来了。

瓦不管低头看了眼撞上自己的少年,只见那少年眼角有泪,跪坐在地上试图把自己撑起来。

“哟我当这是谁呢。”“原来是牧师圣殿那个万年吊车尾啊。”“撞了一下就哭了也真是符合他的身份呢。”

周围的声音杂乱无章,瓦不管看着因议论而涨红了脸的少年,他觉得,他可能不是因为倒在地上所以哭泣的。

神不知鬼不觉的,他可能真的被迷了心窍。

瓦不管逆着光,向倒在地上的少年伸出了手。

周围的议论一下子停了下来。

在脸上满是惊讶的少年最终迟疑着将手搭在他的手上时,命运之轮就已经开始转动。

而瓦不管也收获到了一份堪称完美的恋情。

09

“甜瓜。”

“嗯?”

“张嘴。”

“啊——”

甜瓜侧过头,没有意料中的水果进到嘴里,反而是更为滑腻的东西钻进了口腔中,意识到不对的一瞬间甜瓜便伸出双臂试图推开身后的胸膛,只可惜没有推开的同时反倒被力气比他大的多的瓦不管抓住了手腕。

甜瓜的手腕很细,就像是营养不良一样,瓦不管一只手就能扣住手下在不停乱动的双手,他伸出另一只手抵住甜瓜的后脑把他的额头紧紧贴上自己的,借着距离的拉进他可以更好的享用充满水果芬芳的小甜瓜。

甜瓜只感觉到那东西在自己的嘴里胡乱横扫,他试图用自己的舌头把它挤出去,却没想到被瓦不管的舌头卷住一起共舞。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他是个瓜,甜瓜发了狠地搅动瓦不管的舌头,试图让他知难而退,只是这举动似乎激起了瓦不管的征服欲,他吸吮着甜瓜的小舌,松开甜瓜早已放弃挣扎的双手,用这只手伸进牧师白袍里,抚摸到了红色短衣下裸/露出来的白皙腰身,时不时轻捏一把。

瓦不管毫无自觉的举动却无意间让甜瓜软了腰,整个人瘫软在他怀里像个乖宝宝一样。

甜瓜此时已经被吻得晕晕乎乎,感到氧气不停地被谁汲取而去,自我保护地用尽全力推开了半搂着他的人倒在了床上,脸色发红地喘着气,水光潋滟的双眼向着瓦不管怒目而视。

爱人毫无防备的喘/息声和泛着水光的双眼毫无疑问地彻底崩断了瓦不管的理智线,他扯开碍事的牧师白袍露出身下与红色短衣成明显对比的白皙身体,目光留恋了一眼红润的唇瓣,瓦不管凑下身去亲吻甜瓜的脖颈,锁骨,留下一行吻痕。

就在瓦不管准备要做到最后一步的时候,甜瓜伸手拽起身边的牧师白袍盖住了自己和瓦不管,他们在黑暗中交换一吻,然后瓦不管听见甜瓜这么说。

“瓦不管先生——”

“不行哦?”

瓦不管抬头眯起眼睛,良好的黑夜视力让他看到了甜瓜依然迷离的眼神。

像是知道为什么一样,甜瓜扯开了笑容窃窃地说道。

“瓦不管先生还没成年哦——”

“……哼。”

听了这话的瓦不管趴在甜瓜的胸口舔舐着白皙的皮肤。

“猪精甜瓜。”

动是不能动了……就当先尝个鲜吧。

100fo点梗!!!

占tag致歉。
垂死病中惊坐起,自己居然110fo了!!!请在以下tag里随意点梗!!!
以及小小的剧透一下,下一场魔人大陆是瓦瓜专场。

那什么的魔人大陆[2]

欢迎来到魔人大陆欲沐专场。

看了某个太太( @纪年 )的刀才忍不住过来发糖的😢😢😢

04

沐木:我可是个老实人,不坑死你不罢休的老实人。

他转过身和善的笑了笑,将左手背后,伸出自己的右手放到那人的腹前,摆出一副友善的模样。

沐木:今天就当我是女孩子来陪。你。玩。玩。

圣殿中知道小恶魔习性的人估计都要退避三舍了,因为小恶魔——沐木越生气他笑得就越灿烂。

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面少年的想法可不是这样了。

在欲为的视角上,眼前的短发“少女”笑得弯起了透着水光的一双杏眼,一看就很高档的紧身制服勾勒出“少女”不堪一握的纤瘦腰身,与身高比例相对的是在短裤下光/裸出来的白皙双腿,脚上踩着黄白相间的丝质短靴,短袖下的手臂白嫩细腻,柔软的手心上没有粗糙的茧子,一看就是哪家没干过粗活的大小姐。

“喂……我说……你可以放开了吧?”

欲为听见对面的“少女”用着与皮肤同样细腻的声音如此说道。

殊不知沐木为了匿住自己的声音已经拼尽了全力。

他低头看了一眼两人交握的双手,这位大小姐的皮肤已经被他不自觉地捏红了。

“……抱歉。”

小心翼翼地道了个歉,欲为松开了她的手。

“这位小姐,您是需要帮助吗?”

他看见对面的“少女”僵硬了一下,估计是没想到自己的身份暴露了,然后她点了点头。

05

为了让对面比他高很多的青年认为他是个女孩子,沐木偷偷的匿住了自己的声线,尖细而清亮的少女声就这么出现了。

其实在欲为打量沐木的时候,沐木也在偷偷观察欲为。

深紫色的高领外套加上浅紫色的V字长袖,虽说是撞色了但因为深浅不同也别有一番风味,深褐色的皮带下是棕色的长裤,外面套着黑的发紫的制式及膝长靴,腰间挂着一把紫色刀鞘的细剑,以背后露出的紫色剑柄宽度不难看出是一把重剑,握住的时候便能感受到骨节分明的双手和虎口处的摩擦以及掌骨的茧子。

估计是个剑术师,还是个高级剑术师,沐木想。

一般剑术师手中的茧子都不会如此深厚。

沐木低头瞅了眼自己被紧攥着不动的手,想抽却没能抽出来。

沐木:可别不是发现我是男的了吧。

聚起尖细的声音,沐木带着些许不适的疑惑发问。

果然,不出他所料,对面的人并没有发现他的身份,这让沐木对自己隐藏身份的能力有了基础的信心。

只是带着自信的笑容,又一次在“小姐”的撞击下,碎掉了。

他僵硬地看着对面人的桃花眼,指甲紧紧的扎在了手心。

沐木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这个举动似乎让对面的人更尴尬了。

“我是淋,你呢?”

看着对面也有些僵硬的脸,沐木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是欲为。”

06

“你说,你是从家里偷偷逃出来的?”

欲为撑着脸坐在甜点店的椅子上,而沐木坐在他对面大吃特吃。

“对啊——那群人真是太烦了,每天都要看着我,不让我出去,还说怕我在这儿受伤什么的……有各大圣殿呢!我怎么会受伤?!”

沐木一边鼓起自己的小脸一边大快朵颐,这不怪他,在召唤师圣殿里每日三餐除了素的还是素的,要么辣的发苦要么咸的发齁,他可是头一回吃到这样的美味。

不过……他对欲为说的话也不算是假话,除了他是召唤师圣殿的生灵之子以外,他说的都是真话。

无论是圣殿每天都监视他亦或是害怕他受伤。

“……所以啊,我超级羡慕你们这群有能力的人!不仅能斩杀魔族还可以不被关在家里!简直太酷了!”

这句话一半是真一半是假,不被关在笼子里是真,至于斩杀魔族嘛……

魔族见到大成以后的生灵之子跑还来不及呢。

欲为皱了皱眉,这孩子的话没什么问题,不过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成熟感,以防万一他还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为什么说我是有能力的人?”,然后他就看见淋以一种看傻子的眼光看着他。

“哪有背上背着把剑腰上挂着把剑的人会是没有能力的人?”

淋一脸嫌弃。

“再说了,你手上的茧子磨得我很疼诶。”

欲为失笑,果然还是一个小孩子。